程序化交易 - 轻松交易从此开始!
您的位置:主页 > 程序化交易 >

一名操盘手在期货市场中运用程序化交易长期取胜

发布时间:2010-09-29 14:39

───访北京国瑞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斌
    本报记者刘宏基
    初次见到李斌是在一次业内的研讨会上,和其他潜心于研究交易系统的朋友一样,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谦虚、略带腼腆,只有在谈起系统交易方法时才会滔滔不绝。但正是这样一个不善言谈的人,却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独有的智慧和顽强的毅力在期货市场中运用程序化交易长期取胜,3月份以来,他所管理的资金账户收益已经悄然增长了40%。
除了交易系统我曾经一无所有
    记者:听说你很早就进入了期货行业。
    李斌:对,1993年。那时,我大学刚毕业,丹侬国际期货公司办了一个培训班,培训期货操盘手,我就报了名,记得一起参加培训的大概有500多人。
    记者:你算得上国内第一批期货从业者,你当时的交易业绩怎么样?
    李斌:1993年11月我进入燕兴鸿福期货公司,到处开发客户,到年底时终于有了第一个客户,开户资金1万美金。那时做的是国际盘外汇交易,24小时都有行情,夜里也得关注行情变化,经常是凌晨3点才入睡,早晨七八点钟就爬起来,特别紧张,但成绩却一直不理想。1994年2月14日大年初一,由于克林顿和细川护熙的美日贸易谈判破裂导致美元兑日元当天暴跌600多点(1点约等于10美元),我当时卖出了日元,
    我的客户爆仓了,全赔光了,这对我打击很大。后来我又找了一个客户做外汇,但仍以失败告终。1994年8月,外汇市场被国家取缔,我正式进入了国内期货市场。1997年以前,我的交易情况一直不理想,但从1997年到2002年年初,我每年的平均回报率为80%。
    记者:据说成功的交易者都曾遭遇过非常艰难的困境,那有没有什么事对你的交易观念产生较大的影响?
    李斌:我最惨痛的经历是,曾经给客户写过一张8万元的欠条。这是1995年年底的事情了,这件事对我造成了致命的打击。其实,正确的做法是,赔了钱,应及时告知客户,好让客户有思想准备。但由于我好面子的毛病,一直没跟客户讲,最后一直到期货公司关门,才不得不硬着头皮告诉客户。客户当然不干了,执意要我赔钱,我只好给他打了欠条并答应他1996年年底前还清,他当时还记下了我的身份证号和家庭住址。压力真是太大了。
    记者:事情应一分为二看,逆境往往更能锻炼一个人,催人成熟。
    李斌:对。当时父母年龄已经很大了,我不愿这件事牵扯到他们,也不敢让我的女朋友知道,只好自己一个人扛着。这块大石头一直压了我两年,回想起来,那段日子真是不堪回首。因为没了收入,吃饭都成了问题,更别说还钱了。即便当时能找到一份每月3000元的工作,我不吃不喝,两年也还不清这笔债啊!我想,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趴起。如果我能在期货市场上稳定获利,还钱一定不是问题。那段时间,我在家闭门思过,苦读投资书籍,这期间读到一本《投机智慧》的书,
    书中介绍了美国十大炒家赚钱的故事。这本书大约有10万多字吧,我非常喜欢这本书,读了几个月。在我找不到出路的时候,是它给了我一把通向成功的钥匙。至今我仍在不断地向朋友推荐这本书。可以说,这是令我真正开窍的一本书,书中的几个故事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故事之一讲,有一个人曾先后三次赔光,第四次从900美元翻到8000万美元,我反复看了六遍,震动很大。我把自己以前的交易图都找了出来,反复研究,琢磨规律,总结自己失败的原因,觉得总有一天自己也会东山再起。
    故事之二是关于海龟交易者的故事,这个故事说明期货交易的致胜之道并不复杂,只要掌握了基本技巧,普通的投资者也可以取得成功。
    通过反复研读我还发现,书中的十大炒家虽然投资风格和方法各不相同,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却都具有共同的生活经历──这十个人中有七位都是军人出身或者经历过戎马生涯,他们都有着严格的资金管理和风险控制方案。从他们身上我认识到纪律是成功的保证,正因为能够严格遵守纪律,按照规律去操盘,他们才能通过不同的交易方法,在不同的市场上取得骄人的业绩。在大师的启迪和自我反省中,我自己的交易思路逐渐清晰,那就是:交易方法一定要具备客观性,任何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都应该建立在客观的基础上。从1996年下半年起,我开始探索并逐渐研究出一套程式化的交易系统,在实验过程中初步尝到了甜头。我的那位客户也延长了我的还债期限,使我有机会在1997年能够在期货市场真正地运用我的交易系统。当时,除了这套交易体系,我真的已经一无所有了。
没有压仓物船就经不起风浪
    记者:这段经历和这套交易系统在你的交易生涯中,算得上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吗?
    李斌:是。我很喜欢读哲学类的书籍。叔本华说,人的烦恼犹如船的压仓物,以保证正确航向,有了这个压仓物,即使风浪再大,船也只是摇晃一下,不会翻;如果没有这个压仓物,即使一个小小的风浪也会把船打翻。这几年的失败经历正好成为我的压仓物,苦难也是一笔财富。
    1997年我进入北京首创期货经纪公司后,就开始持续稳定地为客户盈利,交易系统也逐渐步入成熟期,管理的客户资金一度达到千万,取得了80%的年平均回报率,连续4年获得了首创期货公司优秀经纪人称号。
    当时第一个客户给了我48万元运作资金,两个月后这个客户又给我介绍了两个客户,之后我越做越顺。1997年9月到1998年1月,连续卖出沪铜,挣了50万;1997年9月到1998年3月,在绿豆期货上挣了100万左右,利润达到20%,这时我的债务已经全部还清了。1998年7月到1999年1月,在大豆期货上我又挣了40万左右。
    2002年4月份开始,在原有交易系统的基础上,我又针对国际期货、外汇市场进一步建立了更为完整的系统结构,然后在2003年4月至11月期间通过境外渠道进行了半年多的实际操作,取得了70%的资金回报。去年6月我和朋友共同出资1000万元,创办了目前的北京国瑞煊投资管理公司,我任总经理。因为公司一直以一套低风险、高效率、规范化的交易模式进行交易,所以目前的业绩还是非常优异的。
对于暴利我敬而远之
    记者:目前国内期市有许多不同类型的交易系统,你们的交易系统与其他系统相比有什么特点?
    李斌:我没有深入地研究过目前市场上的其他交易系统,所以不能轻易下结论。但我认为,我们的交易系统的最大特点就是能够确保利润稳定增长。我觉得对风险投资领域来说,收益稳定增长才是最主要的。没有人不喜欢利润,但在投资市场上利润和风险是成正比的,短期内获得暴利的另一层含义就是,一旦你做错了,你也会在短期内出现致命性的亏损。所以,虽然我也喜欢赚钱,但我对那种短期内让你暴富的盈利方法可以说是敬而远之的。
    记者:请详细介绍一下这套交易系统的设计理念。
    李斌:这套交易系统的核心理念是从主客观两个方面对期货市场的非系统化风险加以控制,其中主要依靠专业化的管理团队和科学的风险管理体系从主观上监控风险。
    我们的交易系统源自华尔街的交易系统,经过多年的人机磨合产生了一套国内独有的双均线跟势操作交易法和跟势反向操作法。这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盘整行情中绝大多数交易系统钝化的情况,从客观上保证了整个交易过程从计划到执行的严密性、连续性和纪律性,排除了随意性的人为因素对交易的干扰,从根本上决定了资金的风险控制、获取稳定投资回报的能力。同时还利用期货市场的独有的保证金杠杆作用,力争把资金管理的效率化和灵活性发挥到最优。
    记者:你认为完善的交易系统应该有哪些特征。
    李斌:完善的交易系统至少应有三个特征:一是稳定性,表现为收益的稳定性。收益曲线有可能有大起但绝不会有大落,一切可能造成重大损失的交易都不会存在,哪怕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二是枯燥性。其实真正的赚钱过程丝毫没有乐趣可言,一定是很枯燥的。因为交易系统经过验证可行以后,每天就是机械枯燥地去执行,具体交易不需要掺杂任何个人感情,个人成就感也就不会存在,因此很枯燥,没有所谓的快乐期货。三是简单性。交易计划的制定和执行全部程序化,人需要做的只是把它们付诸实施,并加以监控,简单而有效。
永远站在高概率的一方
    记者:能否透露你目前的交易体系是如何构建的?李斌:我觉得完善的交易体系应该包括风险控制体系、执行体系和监控体系三个方面,但这些工作仅靠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必须要依靠团队合作才能成功。因为人
    都有缺陷,因此就有可能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例如,头天晚上跟老婆吵一架,第二天就有可能作出灾难性的交易。投资市场上的巨大事件和损失都是这样造成的,滨中泰男的住友事件、尼克里森的巴林银行事件,还有亨特兄弟的白银事件。他们都辉煌过,呼风唤雨过,但都过分地相信了个人的能力。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个体,都难以摒弃人性的弱点,你也许曾经成功过1000次、10000次,但最后一次的失败足以抹杀你所有的成功。所以,在我的观念里,操盘手一定要摒弃个人英雄主义概念,一切都要交由团队来完成。团队成员间要进行细致的分工,互相制约,计划的制定者和计划的执行者必须要分离,以保证交易计划能够始终贯彻执行。
    记者:在风险控制体系、执行体系和监控体系三个方面,国瑞煊投资公司是如何进行的。
    李斌:在监控体系方面,我们根据实际交易的需要组建了一个团队,团队由三类人组成:管理员、交易员和风险监控员。
    管理员负责统一组织协调并审议交易计划,不断完善交易系统、填补漏洞,定期总结资金运作状况。管理员无权干涉交易员的日常交易,我现在兼任管理员职位,但我无权进行交易。交易员负责严格按照投资方案进行交易,止盈止损,不能出现任何错误。交易员还要提供每天的交易日志,定期向投资人报告收益情况。如果市场行情发生突发变化或接近账户总体风险限额时,交易员必须及时将交易及持仓状况向管理员汇报。监控人员负责账户资金状况。当亏损达到规定条件时,风险监控员有权决定停止开新仓,平仓,并停止交易或者完全清仓。
    在交易体系的建立上我们坚持四个原则。一是简单原则。价格瞬息万变,纷繁复杂,如果用一套复杂的系统去描述复杂的市场只能适得其反,而且也不利于投资者及时作出快速有效的反应。用一套简单、精确而且高效的行为模式去描述市场,才能不被表面的大量随机因素所蒙蔽。二是不作无谓的过度优化。多数人总是试图找出完美的交易系统和方法,其实这是一种近乎于单纯的想法。市场的价格变化包含着大量的随机因素,甚至包括人的心理因素,它是非线性的,错综复杂,而交易系统是线性的,只能捕捉市场中规律性的一面,但这就足够了,过度的优化对提高收益没有作用。三是捕捉规律性。市场的运行实际上非常简单,只有三个方向:上涨、下跌、横盘。对于上涨和下跌,很容易进行描述,但市场大多数时间处在横盘状态,只要能滤掉横盘,在横盘的时候不做单,或者想办法做到横盘的时候不亏钱或者少亏钱,那么一旦出现趋势,获利就成为必然了。四是让自己永远站在概率高的一方。赌博也好,做期货也好,实际上做的都是一种概率,想方设法让自己长期站在概率高的一方,就对了。
风险控制是交易过程中的重中之重,我们在实际交易中所遵循的原则有:
    1.量化风险。每一笔交易做多少手,最多亏损多少,应该是提前制定和算出来的。假设10万资金,每笔交易只允许亏损全部资金的2%,如果3000买大豆,2900止损,那一次就只能允许买两手,碰到止损正好赔2%;如果2950止损,则可以买4手,碰到止损也正好赔2000元,2%;如果2980止损,甚至可以买10手,当然我们不会去做10手的,毕竟还有别的约束条件,我们的目的就是降低风险、量化风险。2%是我们在每次交易中所能接受的最坏结果,一旦到了2%的损失,没有任何理由能够阻止我们离场。
    2.分散风险。鸡蛋当然不能放同一个篮子里,尤其是做期货。不仅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而且还要放在各式各样的篮子里。我们不但要把风险分散在多空之中(多单空单都要有),还要分散到不相关的品种中,甚至如果条件许可,还要分散到不同的交易模式中。举个简单例子,有两个交易员,成绩都非常稳定,A非常稳定地获利,B非常稳定地亏损。那好,我们就把资金平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跟定A,A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另一部分跟定B,B怎么做我们就跟他反着做。结果不言而喻。
    A和B就相当于两套不相干的交易模式,再稳定的交易模式也都会有出错的时候,如果两套交易模式同时出错,也不过是损失了全部资金的2%(各自部分的2%,也就是全部的2%)。只要不是同时出错,自然就不会亏损,相当于进一步分散了风险。
    3.不要去追求过高的回报。没有风险的利润是不存在的,过分的利润一定伴随着过分的风险,一年50%左右的利润对于任何行业来讲都是极为可观的,不要去贪求过高的利润,它只会为你带来压力和痛苦。
任何能造成重大损失的因素都是我们的敌人
    记者:我几乎天天访问你的网站,我注意到,在市场盘整的时候,你们账户的收益也会是盘整状态,但期市中只要有大的行情出现,不管是上升还是下降,你们账户的收益就会出现增长。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做到既能在多个市场中抓住机遇同时又能避免遭受重大损失?
    李斌:这跟我们独特的动态风险控制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我们的交易策略是充分分散交易品种风险,将保证金分散到所有可以交易的品种中去,即国内期货交易所上市的所有期货品种中。保证金化整为零,收益则体现出集零为整的特点,即每一个品种每年都会给我们带来不同程度的利润。收益是由各个品种产生的,就像搭积木一样,利润是一点一点累计起来的,非常稳定和牢靠。随着交易系统的不断完善,我们已经把能考虑到的、一切有可能造成重大损失的因素都排除了,哪怕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所以,目前我们的收益就表现得非常稳定,即使某一品种产生非理性的走势,也不影响资金的整体收益。
    记者:对于国瑞煊和系统化交易,远期上你有什么打算。
    李斌:与国外相比,中国的期货市场还太小,也不是很成熟,品种仍比较单一,从我们账户目前的规模来看,尚没有遇到较明显的限制。但是如果按照目前的模式发展下去,国内期货市场相对于我们的账户来说就会出现由于品种太小而形成的风险分散程度不足。所以将来如果政策允许,我想搞个投资基金,把交易的范围扩大到国际期货、外汇等全球性的金融投资领域中去,以更加充分地分散风险,增强收益的稳定性。
    期货是我终生的事业。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程序化交易 | 交易知识 | 投资经典 | 模型鉴赏 | 代写指标 | 联系我们

全国统一客户服务热线:13120880258
程序化交易交流群:8641958
新浪博客:程序化交易网-官方博客
京ICP备10004064号-4
COPYRIGHT 2008-2018 WWW.ZC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